林见深郁唯一是现代言情《魂丢了》中的主要人物,梗概:追求她的男人如过江之鲫,只可惜,这位小公主如今只在意手头上做不完的工作。事业可比男人难搞许多。当然,如果男人是林见深的话,这两者间可以画个约等于号。“郁总...

魂丢了

魂丢了 精彩章节试读

《魂丢了,是他心尖蓦然颤动的声音》是著名大大“”最新创作的一篇总裁文,讲述主角的爱恋故事,精彩故事内容,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!后来回国,外公为了锻炼她,给了她一间公司练手,她成天忙得晕头转向,很少能想起他。
今年初,外公介绍了几个京圈的权贵子弟给她认识,她才怀念起林见深来。
有人说,时间是最好的治愈良药,能够抚平一切伤痕。
...《魂丢了,是他心尖蓦然颤动的声音》免费试读帝都,晚上七点。
高耸入云的陆氏集团写字楼灯火通明,宽敞整洁的总裁办公室内,穿着黑沉沉职业套裙的女人难掩脸上的青春稚嫩。
她有着整个办公楼公认最漂亮的脸,同时又坐着整个办公楼最高的位置。
郁唯一,陆氏集团董事长的外孙女,万胜公司总裁。
帝都名媛圈子里,她是公认的美人。
追求她的男人如过江之鲫,只可惜,这位小公主如今只在意手头上做不完的工作。
事业可比男人难搞许多。
当然,如果男人是林见深的话,这两者间可以画个约等于号。
“郁总。”
办公室的门被敲响,助理带着夜宵进来。
“您吃点东西吧。
嗯。”
她疲惫地揉揉眉心,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。
助理贴心地帮她将打包盒掀开,里头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。
“哪儿来的牛肉面?”她望着蒸腾的热气恍惚开口。
“楼下新开的,郁总您尝尝味道。”
助理将筷子递给她。
郁唯一吃了一口,忽然眼睛发涩,眼眶红了。
“今天冬至了。”
她自顾自地开口,望着窗外倏然落下的细小雪花,眼睫潮湿,“我想林见深了。”
和林见深分手后的两年,郁唯一第一次这么想念他。
刚分手时,她和闺蜜去欧洲撒欢玩了两个月,彻夜吐槽那个冷冰冰讨人厌的冰块脸。
后来回国,外公为了锻炼她,给了她一间公司练手,她成天忙得晕头转向,很少能想起他。
今年初,外公介绍了几个京圈的权贵子弟给她认识,她才怀念起林见深来。
有人说,时间是最好的治愈良药,能够抚平一切伤痕。
可有时候,时间也是最好的滤镜。
太久没见的人,再想起时,她竟然只能想到他的好。
这种浓烈的情绪一旦涌起,就无法控制。
再回神时,她已经坐上去往江城的飞机。
她甚至能想到两年不见,那男人看到她会是什么反应——轻薄的眼皮压下,带着无声的嘲讽,一开口就是惹人厌的冷淡腔调:“不是说再也不想见我了?”她猛然睁开眼,看着窗外的流云,后悔了一瞬。
飞机落地后,她就近找了一间旅馆住——是的,她甚至不清楚林见深在哪里。
谈了四年恋爱,她发现自己对这个前男友并不那么了解。
江城这个地点,还是去年高中同学聚会上,她听到有人说:“林见深退出了众合核心团队,辞职回江城了。”
又有人说:“怎么忽然回老家了?他们公司都快上市了,他一手做起来的产业,就这么便宜了别人吗?不清楚,郁唯一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郁唯一怎么可能知道。
分手后,他们两人都是十分合格的前任——在对方那里已故,连香都不用上。
江城。
她还是记得的,林见深高一的时候转学到他们班上,他自我介绍时,说自己来自江城九中。
据说,是江城最好的高中。
但江城,和帝都比起来还是稍逊一筹。
尤其,他们学校还是国际高中,个个都是家里有钱、精心培养的豪门子弟。
但即便如此,林见深一来,就狠狠碾压了他们。
家长会上,有家长询问他平时用的什么学习资料,报的什么课外辅导班。
他一句“我从来不报辅导班”说得在场鸦雀无声。
不报班,不补课,甚至课余时间还被同学撞见过在便利店兼职,学习对他来说似乎毫无压力。
郁唯一那时候十分讨厌他。
她累死累活每天连轴转,放学就各种辅导班连环上,却死活赶不上他。
郁唯一觉得他很装。
他每天一副面瘫脸,看谁都一副瞧不上的样子,让他们这些努力学习却永远追不上他的人,轻易破防。
后来两人坐了两年同桌,她更是被他按在地上摩擦智商。
这男人学东西一点就通,记忆力又好。
别人一篇古文背一个早自习,过阵子不复习就又忘了,他倒好,一个早自习能背两篇。
那时候,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两人是死对头。
以至于谁也没想到,郁唯一会在毕业舞会上莫名其妙向他表白。
更没人想到的是,林见深还接受了她的表白。
当然,这是个乌龙,郁唯一现在不想提。
毕业后,郁唯一去国外念大学,林见深也去了她的学校。
在斯坦福的四年里,正好是他们恋爱的那段时间。
刚开始,郁唯一住家里给买的公寓,后来,她就搬去跟林见深一起住了。
郁唯一挑食,国外的食物她吃不惯,林见深正好很会做饭。
两人虽然经常吵吵闹闹,但在吃饭的问题上,郁唯一觉得林见深是难得合格的男友。

小说《魂丢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