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南絮陆辞之

看过很多现代言情,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《夏南絮陆辞之》,这是“陆辞之”写的,人物陆辞之林西西身上充满魅力,叫人喜欢,小说精彩内容概括:真心话大冒险的瓶口恰巧对准了女孩。好事者用着一副讨好的口吻道:“从在场异性中选择一位接吻两分钟。”女孩听完羞涩的低下头,小心翼翼的递给了陆辞之一个求助的眼神,我见犹怜。陆辞之跟众人递了个眼色,轻声道:“别闹,她胆子小...

阅读最新章节

“你最好言而有信。”
陆辞之递给我一个警告的眼神后,摔门而去。
我愣在原地,心口有些堵。
聒噪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...《夏南絮陆辞之全文免费》免费试读我赶到校友会时,大伙儿喝的正嗨。
人群中央,陆辞之神色肃然的坐在圆桌前,头顶水晶灯折射出的光晕洒在他挺翘的鼻峰和眉眼上,衬的整个人如美玉打造的神邸,清冷又端正。
他身旁坐着一位面容姣好的妹子。
他的手随意的搭在她身后,举手投足间尽是关爱。
真心话大冒险的瓶口恰巧对准了女孩。
好事者用着一副讨好的口吻道:“从在场异性中选择一位接吻两分钟。”
女孩听完羞涩的低下头,小心翼翼的递给了陆辞之一个求助的眼神,我见犹怜。
陆辞之跟众人递了个眼色,轻声道:“别闹,她胆子小。”
他说别闹,自然也就没人敢为难她,但出于尊重游戏规则,陆辞之还是饮完了面前的酒。
护着的意思显而易见。
起哄声此起彼伏,没人察觉到站在角落里的我。
我捂着手腕上的伤疤,悄悄地转过身。
“嫂子,你也刚到?”班委严冬的询问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。
嫂子。
这个曾经我引以为傲的称谓,在此刻尤其显得滑稽。
一瞬间,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朝我看来,我扯了扯嘴角,平静道:“好久不见。”
没人回应。
室内陷入了短暂的静谧中。
仿佛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。
也是,如今的陆辞之似已找到正缘,又有谁愿意搭理我这个舔了他六年的舔狗呢?我的出现,确实有些不合时宜。
但就在这时,陆辞之身侧的女孩率先打破了僵局:“我知道你,夏南絮,我们系前几届有名的学霸女神!”女孩子长相甜美,语气也很温柔,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“学姐你好,我是林西西,也是计算机系,”她做自我介绍,又看向陆辞之,小声道:“学长,你怎么没告诉我夏学姐今晚也来啊?”陆辞之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声音不咸不淡:“无关紧要的人,提她做什么?”无关紧要。
原来,陆辞之是这么定义我的。
但仔细想想,他说的也没错。
否则,整整六年,我怎么会连一个光明正大坐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?他从未承认过我的身份。
更别提为我挡酒了。
可笑的是,我一直以为,冷静克制的陆辞之,是不会喝酒的。
聚会结束,一行人一起下了楼。
陆辞之和林西西被众人簇拥在最前排。
女孩细软的声音钻到我的耳朵里:“说了少喝点,你看,现在难受了吧?”陆辞之的回应算的上满分:“因为谁?”林西西红着眼圈道:“学长别送我了,看着心疼。”
陆辞之不知道回了句什么,女孩马上破涕为笑。
两人浓情蜜意,旁若无人,站在后排的我却收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同情眼神。
我心情也有点丧。
原本今晚我是想借校友会结识一些投资圈人脉的。
现在计划落空,我还被看了一晚上的笑话。
严冬看不下去了,提议送我去地铁口。
“抱歉,我不知道辞之会来。”
严冬神色愧疚,“以前他从不参加这种聚会。”
严冬说的是实话,校友会名单上也的确没有陆辞之。
我语气平和:“没事,都过去了,以后还得仰仗班委多多提携。”
严冬点头:“项目书我留着,有消息我马上联系你。”
看吧,谈钱比谈感情容易多了。
一小时后,我拎着醒酒药返回小区。
电梯门开,迎面而来的是一位熟悉的高大身影,仔细一瞧,不是陆辞之又是谁?他手里夹了支烟,打火机悬在半空中,暗蓝色条纹领带松松垮垮的悬在脖颈间,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颓。
见到我,他眼神一滞,幽深的黑眸微颤了颤,薄唇紧抿到一处。
我垂眸,从容的收回视线,伸手去按楼层。
我们都没说话。
倏忽间,一道阴影覆下,浓重酒精味猛地笼过来,我只觉得腰间一紧,整个人被陆辞之扣进了怀里。
男人沙哑的嗓音落在我的耳中:“絮絮,你还是心疼我的对不对。”
陆辞之说这话的时温柔的蹭了蹭我的脖颈,语气里也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。
这在过往六年中前所未有。
我回想一小时前在聚会上他跟那位林小姐温声说话的场景,顿时哭笑不得。
心疼。
说心疼他的,是林西西。
絮絮和西西,发音本就类似。
浓重的酒精味告诉我他喝多了。
我疲倦的抬起头,提醒道:“抱歉,我不是林小姐。”
陆辞之搂着我的手臂明显一顿。
视线交汇时,我识趣的站到一旁,余光中,看到了陆辞之僵硬的面庞。
气氛有一瞬的尴尬。
“叮”的一声后,电梯抵达楼层,我面无表情的往外走,隐约间察觉到了男人若有似无的目光。
我快步进门,然而在房门即将关上时,陆辞之忽然毫无征兆的冲了进来,将我抵在了玄关处。
男人长腿侵略强势,瞬间,我就被禁锢在了他的方寸之地。
“夏南絮,你住这?”陆辞之语气森然,身上裹着一层寒意。
我住的是两年前我们同居过的房子。
我实话实说:“房东说了,老顾客,每月减三百。”
三百块啊,对于我们这种社畜来说,能省则省。
陆辞之显然不大满意我这个回答,冷嗤道:“故意的?”我伸手开了灯,指着室内已经倒腾过的格局,反问道:“像吗?”他喜欢的性冷淡风如今已变成了夏菲斯风格,两者南辕北辙。
陆辞之收回视线,眉头微蹙,顿了两秒后道:“你得搬走,差价我补。”
我不知道陆辞之还在介意什么。
那些我们睡过做过的角落,早已经不复存在,况且他也不会再来了不是吗?下一秒,陆辞之的声音便解开了我的疑惑:“林西西住在楼上。”
原来如此。
还真是巧。
难怪方才我们会遇见,如果我没猜错,他应该刚送完小姑娘。
他为了不让她误会,也算是煞费苦心了。
“这个问题很好解决,”我瞅了一眼室内老旧的设施,提议道:“你可以给林小姐换个更好的住处。”
陆家嘴附近,可以站在万米高空欣赏华灯初上的豪华套房,反正陆辞之也付得起。
他一向不缺钱。
陆辞之没听进我的建议,拒绝道:“我不想她被人误会。”
他语气坚决,若不是亲眼所见,我都不知道,那个高高在上的陆辞之,竟可以替一个人考虑的如此周全。
心口某处像是被毒蜂蛰了一下,泛着丝丝的疼意,我顿了顿,平和道:“抱歉,我不想搬。”
这里位于大学城附近,物价低,附近的地铁线直达公司,十分便利。
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矛盾,我理智说:“你放心,我跟林小姐,不会有交集。”
跟你,亦不会。
我在心里默默地说。
“你最好言而有信。”
陆辞之递给我一个警告的眼神后,摔门而去。
我愣在原地,心口有些堵。
聒噪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电话来自老板兼好友吴凌。
“准备一下,明早跟我一起去见新的投资方。”
三十岁的女强人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听筒里冒出来,砸掉了我心口多余的杂绪。
想着每个月的账单,我一秒回到现实。
然而当吴凌的那辆奔驰G500停在荣域资本楼下时,我整个人就不淡定了。
荣域资本,投行圈的新晋黑马,创始人,陆辞之。

小说《夏南絮陆辞之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