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知三当三,抢了别人的老公,破坏别人的家庭,夺走对方上亿资产,知道内情的人却对我的做法拍手叫好。
1楼心月踩着十公分高跟鞋,带着她的一众好姐妹趾高气昂到程燃办公室抓奸时,我正在和程燃讨论项目方案。
我们靠得非常近,姿势很暧昧。
她当着众人的面,狠狠扇了我一巴掌,我顺势倒在程燃怀里。
我双眼泛红仰头看程燃,惊恐不知所措,“阿燃,楼姐姐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,你们是夫妻,我从来不敢对你有非分之想。”
是不敢,不是没有。
整个公司大家都叫楼心月嫂子,或者程夫人。
只有我恬不知耻叫她楼姐姐。
楼心月火气被点燃,她扑上来挠我,“臭婊子!
你算哪根葱,居然叫我姐姐!
阿燃也是你能叫的?”
程燃将我护在身后。
她的朋友碍于程燃的面子不好上前帮忙,楼心月被程燃一手推到在地。
没有人敢扶她。
程燃怒吼:“够了,带着你这些狐朋狗友滚出我办公室!”
“你居然护着她?”
楼心月满脸不可置信,我靠在程燃胸前,在程燃看不到的地方,得意地挑衅她。
她眼神恶毒地瞪着我,我瑟瑟躲进程燃怀里。
程燃冷声下逐客令,“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。”
楼心月带着人愤愤离开。
公司凑热闹的不少同仁朝我投来鄙夷唾弃的目光,小三人人喊打很正常。
我筹谋多年,就是为了进康源,接近程燃做他的情人。
他们不过一群在程燃手底下干活的人,我没必要在意他们的眼光。
2我皮肤嫩,楼心月那一巴掌让我左脸颊红肿起来。
程燃挽起袖子给我擦药膏。
“嘶!”
“疼吗?”
程燃问我。
我微微摇头,眼眶水润朦胧。
程燃眼里闪过心疼,“你刚才说,不敢对我有非分的想法,嗯?”
“阿燃,你结婚了。”
我提醒他。
“那又如何,我只想为你犯这一次错。”
“呕!”
我胃里翻腾,差点吐了出来。
程燃赶紧轻拍我的后背,神色紧张,“怎么了?
哪里不舒服?”
我解释,“可能有点冷,胃不太舒服。”
程燃给我披上外套,拉着就往外走。
他说回去给我熬粥。
“我们这样翘班会不会不好?”
我忐忑地问他。
程燃笑了,宠溺地点了点我鼻子,“整个康源都是我的,总裁带贴身秘书..."

点击阅读全文